只要人类还有孤独,诗歌就不会死亡
2016-12-30 15:57:59
  • 0
  • 1
  • 23

有关诗歌死亡的言论,并非一天两天了。有人说唐朝之后已无诗,喊叫诗歌早已死了,这显然无须佐证且不攻自破。就像当年尼采说上帝死了一样,其实上帝死没死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尼采关心的是日益衰败的道德,他只是想通过喊出上帝死了来警示人们,达到他对道德观念地批判,在上帝之外,找回人类自身存在的价值意义。

同样,今天讨论诗歌是否死亡,就如当年尼采说上帝死了一样,在当下快餐文化横行霸道的围城中,诗歌怎样保持她高贵的血统,怎样突围走出困境找到前行的灯盏,消除人们对诗歌现状的不满,这才是我们要面对和思考的问题。

新诗不过百年,仍处在试尝和探索之中。虽因种种原因,诗歌一度远离大众,成为空洞高蹈的说教或隔夜止渴的鸡汤,这既是社会因素,诗人自身也难脱其咎,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;好在,近年来诗歌正在回暖,正在理性的回归,尤其是世纪之交这个时期,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诗人和作品,这些诗人和作品正在为中国新诗正名和树碑立卷,让诗歌重新找回应有的地位和尊严。诗歌就其本质来说,就是真、善、美,担当和责任是诗歌的另一种品质,诗歌作为人类一种特定的语言,就像人的呼吸、思想、空气从来就没有远离,它有时是一剂良药,既能治病,又可疗伤,所以说,只要人类还有孤独,诗歌就不会死亡。

最新文章
相关阅读